喜报 博雅学院2018级研究生邹丹娜同学获中华大学生诗词大赛研究生诗组第四名、词组第三名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东华大学教务处_东莞理工学院教务处_东财教务处_东财研究生院
阅读模式

讀東坡詩

洗我胸襟萬斛塵。眉山綵筆動江神。

要乘雲鶴鳴中夜,卻就泥鴻寄此身。

人海行藏元有分,煙波重疊亦知津。

千年更感荊公歎,天地看來幾鳳麟。

首先感谢评委会对拙作的肯定和学院老师的悉心辅导。在此分别对这两篇作品做一些补充说明,附之于后,感谢老师的教导,也希望与同学们有所交流。

这次写《读东坡诗》,我重读了东坡的诗,和一些宋人的诗集, 所以这首诗整体上呈现的是宋诗的风格。 第一次写读诗感悟的题材,在写之前,我先揣摩了前人写类似题材的诗作。经过构思,最后确定要在诗中糅入自己的怀抱与寄托,形成自己和古人的心灵互动,并试图从苏轼的人格形象透视出有类似经历的士人心态,且进一步地对现世有所关切。

首联点题。在写法上, 我想用以一个有力度的句子作为起句“倒戟而入”, 先写我读诗的感受,再引出“读”的对象,即“眉山”,代指东坡。“彩笔”的典故来自江淹,杜甫“彩笔昔曾干气象”句对此处的遣词有直接影响。“江神”出自苏轼的名篇《游金山寺》,从其中的“江神见怪警我顽”句申发。此句喻写东坡笔力健举,洒落自如,惊动了“江神”,故而洗去我心上的积尘。

颔联承苏轼笔底的风神而来, 从他的理想写到现实 ,并试图用虚词“要”、“却”突出一种反差和跌宕,也加深情绪的渲染。句式上受到黄节《九月初六日雨中读陶集》中“欲傍孤云看万族,不堪飞鸟滞重城”一联的影响。在表达上,我试图择取两个有高度概括性和丰富意蕴的意象代指东坡的理想与现实。 东坡在诗中经常写到“鹤”、“鸿”两个意象,且往往在其中寄寓对人生的整体感悟。 二者在东坡诗中的意蕴有不同层次,为了此联的语意更为浑融,在这里集中写了“云鹤”与“泥鸿”的形象,“云鹤”优游自适,同时它在夜空中高鸣,又如《小雅·鹤鸣》中的象征隐居贤者之“鹤”。“鸿”可以说是东坡的生命寄寓,名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反映了东坡贬谪后对人生的理解,“泥鸿”在此也喻示东坡遭贬之后的处境。“寄此身”直接来自白居易的“石火光中寄此身”,东坡本人也在诗中不止一次写到“吾生如寄耳”。

颈联是对颔联营造的矛盾进行“和解”,同时我希望能更进一步地写东坡背后的文化意义。两句皆从东坡的诗句而来,即“万人如海一身藏”以及“此生何止略知津”,“烟波”二字来自东坡“我谪黄冈四五年,孤舟出没烟波里”。 我将“藏身”与“知津”视为东坡思想中的两个主要面向,并在此基础上融合了《论语》中与士人出处有关的内容。 如“行藏”,语出《述而》“用之则行,舍之则藏”;“有分”,语意受《颜渊》“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影响;“知津”,出自《微子》“是知津矣”。这一联主要是从儒家思想的角度写以苏轼为代表的士大夫人格,行藏既是卷舒自如,也是出于对“道”的关切而在困境与横流中的巍然挺立。

到尾联转入了对现世的审视,并以议论作结,借《西清诗话》中王安石“不知更几百年,方有如此人物”之论立意。

涼恩萬里,秋落一身,念念白鷗非故。猶記相逢,月地看花如霧。

自情深、只道攀奇樹。漫檢點、流年錦瑟,沾衣未必寒雨。

縹緲今何處。算目極煙波,亂山無數。雪跡飛鴻,各自著身逆旅。

漸迴風、已失蓬萊路。縱夢得、蘭橈在壑,怕更深移去。

虽然学诗至今已有四年,但填词经验不足,甚至是第一次写长调。不过在此之前读过朱庸斋先生的《分春馆词话》,上学期也在陈慧老师的《诗词格律》课中学了填词的知识方法,并和同学们一起做了两次句子仿写训练。《词话》中说:“初学者当从摹仿入手,然后变化,先专精一家”,作为初学者,我试着揣摩柳永《卜算子慢》中的今昔变化与情景搭配,并进行摹仿。虽然起初只是练笔之作,但也融入了真实的体会。

在写之前,我对《分春馆词话》中强调的“浑成”印象很深,所以在写作过程中会注意词意的贯顺和浑融。 从触目感兴至回忆展开,再到今之分离及回忆之无果,有一条完整的意脉。

“凉恩万里”三句,由景起兴。“凉恩万里”句化自陈与义“一凉恩到骨”与“中含万里凉”,“念念白鸥非故”受到张炎“待招来、不是旧沙鸥”的影响。由“非故”转入“犹记相逢”以下二句的忆昔。对于回忆,我不由想起黄仲则的“云阶月地依然在,细逐空香百遍行”,甚至他笔下的“看花如雾”在我看来正与回忆中的朦胧景象相似。“自情深”以下写伤别怀远, 大意是情感之含蓄,往往借用文字来表达,但只能触物伤怀。 在这里槩括了一些内容相应的诗句,如《古诗十九首》中的“庭中有奇树”“攀条折其荣”,黄仲则《感旧》“聊将锦瑟记流年”。

“缥缈今何处”以下五句,集中抒写 今之分离。 句式上学习柳永的“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雪迹飞鸿”二句受苏轼诗词的影响,即“应似飞鸿踏雪泥”及“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渐迴风、已失蓬萊路”亦实亦虚, 意为不能到达追忆的世界中去。 “迴风”对应发端的秋景,“蓬莱”作为虚幻的仙境,则对应“月地”。“纵梦得、兰桡在壑,怕更深移去”仿原词的句式和语意之抑扬。在思路上借用了《庄子》中的典故:“夫藏舟於壑,藏山於泽,谓之固矣,然而夜半有力者负之而走”。言即使在梦幻里,来去的小舟被藏于壑中,但在夜半不注意时仍会在造化流转中被偷去,所以人事终会昨是今非。

在此“自作郑笺”,请方家批评指正,这两篇作品仍有不足之处,如诗缺乏打眼之句,词不够“本色”等,还需继续学习和写作。

排版 | 余着

初审 | 董波老师

审核 | 樊峰会老师

审核发布 | 龙波老师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