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州吕剧团当家青衣张明霞:吕剧舞台是我的醉爱 17城 山东新闻

  • 时间:
  • 浏览:5
  • 来源:东华大学教务处_东莞理工学院教务处_东财教务处_东财研究生院
阅读模式

张明霞是滨州吕剧团当家青衣,从1995年进入剧团20余年来,主要演悲剧人物的她,在生活中却是一个乐观外向的人。作为山东省文化厅评出的2016年度“青年拔尖人才”, 5月4日她刚参加完表彰会后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对于自己热爱的吕剧艺术,她坦言称“我从不担心吕剧的未来”。

两个明霞的传奇故事

齐鲁晚报:滨州是吕剧的发源地,吕剧对你应该是真正的乡音。

张明霞:我们博兴县吕艺镇2007年被文化部授予“中国吕剧艺术之乡”,我出生的村子离吕艺镇几十里地,可以说是从小听着吕剧长大的孩子。我走上吕剧艺术之路,要特别感谢我的母亲,她喜欢听吕剧,我从小就跟着她听戏。耳濡目染,我不喜欢也喜欢上了吕剧。说起来,我的名字“明霞”二字就与一位老艺人有关。当时在我们那一带有个唱青衣特别有名的孙明霞,我母亲对她崇拜得不得了,给我取名时也取了“明霞”两个字,没想到我后来也步其后尘唱起了吕剧,也成了一名青衣演员,所以冥冥之中人生自有其戏剧性。

齐鲁晚报:两个明霞,两代青衣,后来你们见过面吗?

张明霞:我五六岁时听她唱过戏,那时她大概30多岁,但奇怪的是后来我们一直没见面,也没有交往,这是我至今感到很遗憾的一件事。但无论如何,我都想对这位记忆中的前辈说声感谢,两个明霞,两代人,名字里都流淌着吕剧相同的血液。

对舞台从未感到过紧张

齐鲁晚报:从打小喜欢到第一次登台,经过了怎样的一个过程?

张明霞:我是1995年进入滨州吕剧团的,当时在电视上看到招生广告,母亲就让我报名了,学了3年,1998年学员期满就很幸运地作为女主角登台亮相了。记得当时第一出戏是《状元与乞丐》,我演里面的女主角柳氏,一直演到现在,这是一个我仍然喜欢的人物。奇怪的是,我从第一次登台到今天,在舞台上从未感到紧张过。我老公是剧团导演,他常玩笑说“你这人天生就是吃演员饭的”。

齐鲁晚报:这里面有什么窍门吗?

张明霞:心态最重要。当时一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再者我本着会多少唱多少的心态。不错,演员要有谦虚之心,但在舞台上你又得有一种自信,会十分,你尽量往十分里唱。

齐鲁晚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对艺术家来说戏剧的舞台也许更重要。

张明霞:台下普普通通,台上光芒似射,这就是艺术的魅力吧。记得从第一次正式登台亮相,我就爱上了这方舞台,我喜欢在舞台上的那种瞬间的神奇的体验。在生活中,我并不是一个很主动的,说话很多的人,但一登上舞台,一见到观众,就像见到亲人,全身沸腾,台上台下马上判若两人。而且每一部戏,每一次演,都不一样,灯光、舞美、服装、观众、现场气氛,常让我产生灵光一闪的感觉。

齐鲁晚报:那么有没有哪部戏给你带来特别大的挑战?

张明霞:挑战经常是故意与自己较劲,不过去自己这道关不算完!记得2000年排《李慧娘》时,压力特别大。这部戏唱念舞并做,特别吃功。故事讲的是李慧娘和书生裴舜卿之间的人鬼恋。李慧娘为南宋重臣贾似道的侍妾,在上元节游西湖时,看到公子裴舜卿风度超群,仅就一句“美哉!少年”的赞叹,被贾似道杀死,裴舜卿也被贾似道软禁于贾府红梅阁。成了冤魂的李慧娘重回阳间救出裴舜卿,由此两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但已是阴阳两隔。李慧娘尽管是鬼魂,但却是一个美丽动人、兼有情义和侠义的形象。为了演好这个亦人亦鬼的形象,我一遍遍找感觉,经常把家里当成了舞台,吃饭睡觉仍然念念有词。好多人都说,演的可以了,但我总觉得不完美,老和自己较劲,直到过去自己这道关。

以张火丁为学习的榜样

齐鲁晚报:在你主演的近20部吕剧大戏中,传统戏和现代戏几乎各占一半,你更喜欢演传统戏还是现代戏?

张明霞:我本人更喜欢演经典传统戏,像《姊妹易嫁》《泪撒相思地》《逼婚记》《王定保借当》等,这些戏经过千锤百炼,百演不厌,但只要有好本子,我会毫不犹豫演现代戏,这可能是不自觉地找一种平衡,既坚守传统,又要与现实对接。

齐鲁晚报: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你在塑造这些戏剧人物的同时,这些戏剧人物反过来对你的生活和艺术有什么影响呢?

张明霞:谈到这个问题,我很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曾有过的困惑。我从正式登台演第一出戏《状元与乞丐》中的柳氏,包括后来演《泪洒相思地》中的王怜娟,《李慧娘》中的李慧娘,《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祝英台,《双玉蝉》的曹芳儿等,演悲剧人物一直是我艺术表演的一条主线,这些人物往往是演到最后就死了。由于我太投入,常常是演完后仍难以走出她们的喜怒哀乐。大约五六年前,有一段时间我心情很忧郁。幸运的是团里及时帮我进行了调整,我也有意识地尝试演一些其他类型的角色,如《墙头记》里面二怪的媳妇是个彩旦,《谢瑶环》中女扮男装的小生谢瑶环,尤其是现代戏《兰桂飘香》中的从桂兰,是根据无棣伊德园皮革有限公司总经理、回族女企业家从桂兰为人物原型创作的角色。故事讲的是渤海湾里一个贫穷的回族女孩,对爱情、事业、未来充满着梦想和希望,她从磕头磕来的98元钱起家,经过25年风雨兼程,把公司发展成年收入十几亿元、拥有1500名员工的大型民营企业的创业故事。这些戏都让我体验到不同的角色转换,使我再演悲剧人物时,就有了进得去、出得来的感觉。

齐鲁晚报:有人说,只要有舞台存在,艺术家就没有退休的时候。

张明霞:我今年38岁,这对于一个戏曲演员来说是一个不大也不小的年龄,但整体说艺术上仍处于上升期。我希望能像老艺术家们一样活到老,演到老。现阶段京剧程派青衣名家张火丁是我学习的榜样。她在艺术上的坚守和沉静,她对人物和声腔分寸的恰到火候的把握,以及朴实大方的表演风格,都值得我学习。

我不担心吕剧的未来

齐鲁晚报:最近京剧电影《穆桂英挂帅》《赵氏孤儿》《谢瑶环》在全国上映并受到大家热情关注。你怎么看待这种戏曲电影现象?

张明霞:戏曲和电影结合,是戏曲传播形式很有意思的创新。其实吕剧《李二嫂改嫁》《借年》《姊妹易嫁》《半边天》等在上个世纪就被拍成电影了,并极大地提高了吕剧在全国的知名度。如果有机会,我也很愿意尝试拍一部吕剧电影,这是我的一个梦。

齐鲁晚报:你看好吕剧的未来吗?

张明霞:我从不担心吕剧的未来。刚才谈到现代戏《兰挂飘香》,我讲一件没想到的事。去年我们剧团晋京演出,没想到深得大学生观众的喜爱。我们演完后谢了几次幕,大学生们仍不走,想和我们交流,表达对戏曲的热爱,这让我很有感触:只要有机会演好戏,不怕没观众。

另外,吕剧由山东琴书发展而来,它最大的特点是接地气,无论是传统戏还是现代戏,道白用的都是类似济南官话的语言,形象生动,通俗易懂,很能代表山东风格。现在通过开展戏曲包括吕剧进校园活动,开始培养学生观众,相信这些孩子到了一定年龄就会爱上戏曲。现在戏曲主要观众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我相信50年后仍会有新的50岁以上的观众爱听戏曲,因为这是我们的乡音哪!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华章)

(壹点号 华章观潮)

[责任编辑: 杨凡、刘向阳 ]

猜你喜欢